等大家到现场的时候,血已经凝结了。钉在十字架上的尸体开始发冷,Lena Dunham熄掉了常年叼在嘴里的雪茄,认真的记录死者的数据。一切都进行的悄无声息,生怕一个震动改变了现场。

没等Dunham盖上了微型电脑,Karlie Kloss忍不住打断她的工作:"Lucky Fiori…"

"安静点,Knockout。"Dunham没有理会身后的人,瞟了一眼脚边的头颅,又抬起头看了看尸体上的十字标,想来不会有错了。死者被钉在这座废弃教堂的十字架上,头颅被平整的砍下放在地上。"死者是Zendaya Coleman,凶手是…"

"也许不是Taylor!"Kloss吼道。

"Karlie,冷静点。"Lily Aldridge继续着她们的工作,"Cut - Throat…我们又少了一人。"即使Dunham不说,一脸倔强的头颅也早就宣告了死者的身份。"是Catastrophe吗?"

"Martha也用那种刀!"Kloss试图继续为被她称作Taylor的人辩解。

"Karlie!不要意气用事影响了你的判断!"一向平和的Aldridge突然提高了声音。

"Homeslice不会制造大面积的伤口。"Dunham解释道。

Kloss无奈的低下了头,她不该怀疑自己的同伴。

敌对,和一个最不想的人敌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