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发女人站在阴影处,眯着眼盯着不远处的打斗。稳操胜券,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突然,落了下风的人跪倒在地,似乎在乞求带拳套的人放她一条生路。见带拳套的女人抿着唇,金发女人暗中摇摇头,从背后拔出了那炳暗色的武士刀。

刀从后颈刺穿出喉咙,死者还没机会发出哀鸣就已经咽气了。带拳套的女人对突发事件一瞬间的惊讶后恢复平静,"Martha,我自己可以处理。"

金发女人收起刀,绕过尸体,"要替她完成未了的心愿吗?Karlie?"

"尽己所能。"被叫做Karlie的女人摊手。修长的身型让她做起如此愚蠢的动作都显得格外好看。

"格瓦诺要是知道撒拉弗对路西法手下留情,对你可不是件好事。"这时,不知哪来的一只松鼠攀上了金发女人的脖子。也许不是松鼠,修长的体型让小家伙看上去更像鼬,但金花皮毛又证明了这的确是只花栗鼠。

"不要总是为自己凑数找理由!"谁不知道她的好搭档作为撒拉弗最消极怠工的成员之一,若不是强行指派任务是绝不会出手的。

"Knockout!Homeslice!你们闲的话过来帮忙!"随着声音而来的还有一只短军刀。打斗声很快就传到两人耳边。

"Cut - Throat那边有情况!"Karlie快速的消失在现场。

Martha不紧不慢的挥刀,甩掉上面的血迹。"路西法杀都杀不完,何必这么心急。"待她打算支援时,打斗声戛然而止,两个同伴站在眼前。两相对比,带拳套的家伙高出一大截。她收起刀,花栗鼠也趁机攀上了刀柄顶端。今晚月色明亮,流了一地血未免有些煞风景。

"Homeslice,如果撒拉弗是我说了算,一定把你踢出去。"不善近战的Cut - Throat看起来有些狼狈,但依旧保持着严谨的战斗状态。

"Zendaya,别这么见外嘛!我们可是出生入死的伙伴。"Martha也不在意,如果撒拉弗没有像眼前两位这般认真的人,也许早就不是什么荣耀的名字了。

"撒拉弗"由一群强大灵力的人组成,其存在是为了对付这个世界失控的力量—被格瓦诺称之为"路西法"的异类。由于撒拉弗工作性质的危险性,所有成员皆用外号指代。正如现在的三位,Zandaya Coleman代号Cut - Throat,Martha Hunt代号Homeslice,Karlie Kloss代号Knockout。

"踢了Martha就没人能对付Meredith了。"任务完成,Kloss也多了几分轻松的神情。

刀柄上的花栗鼠警觉的探着鼻子,Coleman见状叹气,兽缘好的家伙自己落得轻松自在。"Luna失踪,Meredith是Catastrophe强行收服的,当然不可能像从Justice那继承Olivia一样操纵Meredith。"

Luna是Meredith的前任操纵者。十年前就已是撒拉弗的成员,但一直下落不明。作为Luna的搭档Justice,也只有撒拉弗在有重大决策的时候出现。两人操控着撒拉弗的两只灵兽。灵兽拥有超出人类的力量,驾驭灵兽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如果主人的等级不够,灵兽就会变得不听话。不过有时候可能只是因为性格不合。不过说来也奇怪,对人类爱理不理的Meredith倒是和Hunt极为投缘。可惜上级并没有让Hunt继承Meredith的意愿。

"Taylor和我说过这个问题。我们认为找回Luna是最优解。可每次问Domino她都闭口不谈。"Taylor Swift即Catastrophe,Kloss和她相交甚好,Meredith的问题已经困扰了Swift很久。

"那怕是凶多吉少了。"Hunt不解风情的给出了解释。

"Martha!也许Luna只是想过普通人的生活,Domino不想因为撒拉弗的事情打扰她。"Hunt的解释可是Kloss最不想听到的。

"我觉得Mar…Homeslice说的有道理。身为撒拉弗成员是无上的荣耀。以撒拉弗的能耐,要找一个人还不是容易的事情。"差点叫出战友本名的Coleman急忙改口。"Catastrophe想要继承Meredith还需要磨练。灵兽又不是Headmistress的双刀,可不是谁都能对付的。"

Coleman提到的Headmistress,是撒拉弗的上一代领导人。现今已不再活跃。她惯用的一对武士刀,一炳在Swift那里,而另一炳,正被一只花栗鼠做塔台站着。

不知何时,Hunt已经从背后取下,刀柄对着Coleman递给她,"你来对付?"花栗鼠迅速调整了身体,顺着刀柄往Hunt手臂上攀到肩上,充满敌意的盯着Coleman。

"少挑衅!"Coleman也不知道时候又重新亮出了军刀对着Hunt的脸。Headmistress的两炳刀打造很独特,比一般的武士刀要长出许多,Coleman的身型挥起来会显得很笨拙。

Hunt比Coleman高出许多,远看就像小孩在和大人吵架。"好啦好啦!任务完成!我们撤退吧!"即使知道她们不会真的打起来,Kloss还是认为剑拔弩张的样子被人看到了不好。

"你是要去找Taylor吧?"Hunt挑着眉毛,把刀重新背到背上。

仿佛被说中了心事,Kloss微微红了脸,急忙转过头,却对上了Coleman的视线。啊…果然又是嫌弃的表情。

"Catastrophe和Arsyn今晚在八区执行任务。"你最好不要去打扰她。一向以任务为重的Coleman翻了个白眼,相信Kloss知道她后半句要说什么。

"现在出发,到八区的时候任务应该结束了。"Hunt似乎故意要和Coleman唱反调。"对吧?"她扭头问肩上的花栗鼠。

"Martha!"Coleman大吼,自己自由散漫就算了,要带坏队里的劳模是决不允许的!

"如果任务没结束也可以去帮忙。"Hunt继续找理由。她要是照一下镜子绝对会发现现在的表情多么欠打。

微妙的气氛让Kloss进退维谷。她深深的叹了口气,还是不要徒增烦恼,惹Coleman生气了。也许Coleman对自己去找Taylor不生气,但绝对会为自己受了Martha的"蛊惑"而生气。

正打算各自离去的时候,微型耳机里突然传来了Domino的指令:"Cut - Throat!Homeslice!Knockout!Catastrophe请求支援!八区!立刻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