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是这样,看完25周年之后心里有很多想说的,关于人学习去爱和接受爱的故事,脑子里跑火车跑了一天之后决定把这些感受写下来,但是又觉得应该同时干点什么事,

我就做了一个现在还在后悔的事情:打开了澳版老不死

看完了之后我酝酿一天的感受全都没了,的确是收获了快乐,下巴也掉了,脑子里也就只剩了个马字。

只能退而求其次,写点其他的。

具体的还没想好,可能要借用一下波斯人(真的是纯借用,工具人),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的原著版本叫达洛加,今天也在试图搞清楚纳迪尔和达洛加的关系。

死宅作家建筑设计师饭桶和有点贫穷的大学生小秘小c的故事,尽力写的不太狗血。

没有想好是哪个桶,请大家随意代入吧。

真的想让桶成功一次233333

没有写过甜甜美美的妹子,可能会OOC,但是我尽力避免,主要是娱乐自己,如果你看完了之后也获得了好心情那我真的很荣幸。

想试试饭桶直男撩妹

妈的不说了,我是真的老妈子。

00000000

Summary:克里斯汀根本顾不上老板有多奇怪了,只要他能付她钱让她交了这个月的房租就没问题。

000000000

"我的上帝,戴叶小姐,谢谢您可以这么早到。"在约好的地点门前,一个比他略高一些的男人把他拦了下来。尽管现在才十月中旬,但是气温已经明显的降下来了,克里斯汀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刚刚从地铁里带出来的暖意正在流失,她的脚已经开始觉得冷了。

好吧好吧,这毕竟是十月的纽约,克里斯汀,你在想什么呢。

"叫我纳迪尔就好。"那个男人笑了笑伸出手去,他的长相很明显不是欧洲人,或许是是中东地区的人。

无所谓了,克里斯汀想,眼下最吸引她注意力的是对方为了御寒穿的比她自己还要多。想到这里她又想起来了自己的那副手套,真该死,它们现在应该乖乖地躺在客厅里那张古董沙发上,只要她出门前再多看一眼,她现在就不会现在冻手冻脚地站在大街上。

"嗯,好的可汗先生,我想您已经知道我叫克里斯汀了。"自己和他握手之后对方友善的笑了。

"哦…您也太客气了,不用叫先生二字,纳迪尔。"他摊了摊手之后一脸期待的盯着他,仿佛非要等她改过来之后才肯继续进行对话。

"好吧,纳迪尔。"

之后两个人简单的寒暄了两句,她讲了自己一团糟的学期课程还有临近崩溃的银行账户,他给她讲了自己原来在波斯的生活还有可爱的孩子们,除了克里斯汀的手都要冻得快没有知觉了之外一切都很完美。一声手机的提示音才把达洛加拽回到本该讨论的事情中来,"真是抱歉,我现在才注意到你好像并没有穿太多,在这么冷的天里面让一位女士在外面冻着实在是太不礼貌了,请务必原谅我,现在就带你去工作的地方。"没等克里斯汀反应过来,达洛加就正了正领子然后摁了门铃。

"等等,我以为…"

克里斯汀惊慌的表情自然而然把纳迪尔逗笑了,"你以为会有办公室是吗?哈,我以为你还会仔仔细细的读了合同,看来你的银行卡的处境可真的是够糟糕的。"他挑了挑眉毛,"或者我以为你至少会想到的,埃里克可是个作家,你明白吧?"他看了看门又看了看站在台阶下的克里斯汀,走下去压低了声音继续和她说,"克里斯汀,我想和你说,埃里克他可能看起来真的很怪,我不是在吓唬你,但是他…"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他真的不是看起来的那样好吗?抱歉这么早说这些话,只不过之前的人他们…注意不到这些。所以他们都早早地跑开了,但是我觉得你不一样,克里斯汀,答应我你会尽力去试一下。"

哦 上帝。克里斯汀很明显并没有预料到这种对话会发生,看见纳迪尔的表情她才意识到自己现在仍然还保持着眉毛上扬的状态,管理好自己的表情之后她点了点头。

好吧,我倒是真的想看看,自己未来的老板能有多奇怪。

00000000000000000000

"达洛加,我猜是因为你拉着戴叶小姐在门口聊天聊的太久了才导致你现在才摁门铃。"门被打开了。

他朝克里斯汀打招呼。

好吧,她在应聘这份工作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面对一个作家凌乱的办公室的准备,在刚才她又做好了面对一位作家凌乱的书房的准备,比如挤满烟头的烟灰缸,已经落了一层灰的电视和堆满书的木地板,克里斯汀从未想过会有一个打扮的西装革履(尽管他没穿西装,但是把黑毛衣里面的衬衫的扣子系到最后一颗也算差不多了)、在家还穿着皮鞋,连头发都梳得整整齐齐的男人从屋里向他问好。说真的,他还戴着手套。

"埃里克,很高兴见到你,戴叶小姐。"

他向她伸出手去,但是克里斯汀只是表情僵硬的回应他。

"叫我克里斯汀就好。"

哦,那双黑手套或许是真皮的,她这么想着,把手收回来,逐渐开始庆幸自己并没有把那双沃尔玛大减价的时候买的手套带过来,毕竟那双廉价手套根本没办法和自己老板戴着的这一双比。

他又高又瘦,实在是太瘦了,尽管克里斯汀知道里面的衬衫一定是细心剪裁过的,说不定还是定制的,但是穿在他身上还是给人感觉衬衫连着毛衣松松地挂在他的身上。

好吧,他还戴着面具,遮住了他一半的脸,看起来不像是道具或者是恶作剧,反倒像是专门定制的。就仿佛诡异的事情发生的还不够多似的,但是没关系,她自己能处理好这件事情,毕竟她正在上大学,而且你永远无法预料到在艺术学院会遇到什么样的人。

埃里克客厅对于一个独居的人来说有些过于大了,当然,他住的还是一套两层的房子,这无疑让这件事情变得更诡异了。克里斯汀现在被浓浓的暖意包围,暖气应该是开到了最大,她为了计较电费可从来不会再那栋小公寓里这么做。深灰色的壁纸,角落里有一架钢琴(她并没有看到是什么牌子的,要是注意到的话或许她已经跑掉了),正中央摆了套沙发,当然,是那种古典类型的,就是靠背上还刻着花的那种。最让克里斯汀震惊的还是那盏水晶大吊灯,上帝,估计比她在艺术学院四年的学费加起来还要贵。达洛加和她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工作的要点,但是就像没说一样,主要内容都是"听埃里克的。"他看了看在一旁有些局促地站着的埃里克又看了看她,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就走了。

于是现在的局面就变成了她和埃里克各站在客厅的一角,尴尴尬尬地看着对方。

"嗯,好吧,我想我们是不是该开始了?"她叉着腰叹了口气,试图让手和胳膊处在一个不让她感到那么尴尬的状态,"嗯….还有什么关于工作细节您想让我知晓的?尽管达洛加已经和我说过了但是他说主要还是听您的安排,所以我想您可能还有很多要说的?"

"呃….好的 嗯。"他显然比她自己还紧张,克里斯汀可以很明显的看见他紧绷的下颚,对方转过身子思考了一会,另一只手很不自然地握成了拳头摩挲着,"我们可以先到我的书房来,不用脱鞋,这没什么的。"他当然注意到克里斯汀正在慌慌张张地解鞋带,听到这句话之后又赶紧把鞋带系好,但是上帝,穿着鞋踩在这么舒服的地毯上面也太罪恶了。"好像也没什么的,毛衣还有西装可能需要您负责一下,需要的时候送到街对角的洗衣店就好。手稿我自己会整理,到时候您只需要排一下顺序就行,哦,还有出版社的电话, 只要搪塞过去就好了。"埃里克有点局促地站在自己的写字台前,停顿了一下又感觉自己或许表现得还不够礼貌,又赶紧加了一句,"这样可以吗,克里斯汀小姐?" 他当然注意到了对方的目光,沉默了片刻之后幽幽的说了一句,"啊…我的面具您完全可以过一会再看。"

"哦 哦 我的上帝 不是。"她赶紧回过神来,这可真的对给老板留下一个好印象没有什么积极作用,克里斯汀不常脸红,但是一红就会红到耳根,她敢肯定埃里克注意到了,现在能做的只有低下头企图让头发可以遮住一点脸,"这实在是太失礼了,我真的很抱歉刚才有点走神,"揉了把脸之后她把头抬起来,"刚才您说的我都有听清楚,不过真的请您容我再解释一下,我盯着您看不是因为您的面具…我只是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一个可以把自己的生活打理的这么井井有条的人需要一个秘书。"

"呃…我..?"埃里克的面具动了动,露出来的那半部分脸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他被这个问题难住了。好吧好吧,或许根本没有过别人问出这么傻的问题,克里斯汀,想想你的银行卡,这份工作你到底想不想要了?

"抱歉抱歉,先生,我没有刺探您的意思,我只是…单纯的好奇,我不该说这种蠢话的,咱们还是说关于我工作的事情吧。"她把手摊开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埃里克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轻轻笑了出来,克里斯汀现在才注意到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像黑巧克力,或者是融在热巧里的棉花糖,反正很好听就对了。她这么想着。

"这不是蠢话,克里斯汀,只不过是你问住我了。"他听起来还有点笑意,"之前他们从来没有人关心过这个问题,你是头一个。"他看起来不是那么紧张了,靠在自己的书桌上侧了侧头看着她,"尽管我是个作家,但是交际工作还是无法避免的,比如说和出版社沟通之类的,我真的很不擅长。"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而且我不常出门,之前达洛加会帮我的忙,但是他真的是太忙了,我不忍心再麻烦他帮我做这种事情了。"

"哇哦,我以为他….是你的经纪人之类的?你们这个行业是这么称呼的吗?"

"他只是我的朋友。前段时间他家里刚添了第四个小孩,如果我再麻烦他来帮我应付出版社的话那我可真是个混蛋了,毕竟他从来不会收我的钱,我能做的只有在过节的时候送他两瓶我自己挑的红葡萄酒。"

克里斯汀想起了进门前达洛加对他说的话,"他真的是个好朋友,不是吗?"

"是这样的,克里斯汀。"

现在她觉得自己放松下来了,埃里克也放松下来了,这个时候她听见了手机的提示音。

From 达洛加 AM 10:24:

嘿 克里斯汀,我忘了和你说了(我也打赌你没有在合同里注意到),给埃里克做饭也算在工资里,毕竟你得保证你的老板不要在你不在的时候把自己饿死,对吧?: )

PS:冰箱大几率是空的 祝好。

好吧好吧。首先她没想到会这样,其次她真的没想到合同里还会包含这种协议。说真的,达洛加哪里来的自信,他怎么知道自己做的饭不会把埃里克毒死呢?事实上真的不会,克里斯汀做饭很不错。她想到了之前在学校给圣诞节回不了家的同学举办的派对上,他们是怎么评价她做的烤火鸡的,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得意地挑了挑眉毛。

"怎么了?"

"达洛加嘱咐我不要忘了给你做饭,他好像真的很担心你会饿死自己。"她耸了耸肩,一边把手机放到毛衣外套的兜里一边往楼下走。

克里斯汀已经想到了冰箱会很空,但是她打开冰箱的时候还是没有管理好自己的表情。埃里克的冰箱不能用空来形容,而是干净,仿佛他仔细的清理过冰箱内的每一个角落一样。一瓶番茄酱和一瓶橄榄醋孤零零的躺在门内侧的储物筐里,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克里斯汀回头看了一眼,而埃里克只是耸了耸肩。

"我自己不常做饭。"

"我看出来了。现在我开始觉得达洛加的话不是危言耸听了,"她一边说着一边背上包,"不管怎么样我得去给你买些食材,你要一起来吗?"

"我不常出门的,不过放心,我在家帮你做好准备工作,比如…预热好烤箱之类的?抱歉这方面的事情我不是很了解。。"

哦克里斯汀,他刚刚明明说过了他不愿意出门,你什么时候开口前才能动一动脑子?尽管它看起来人真的不错,温柔又彬彬有礼,但是这也不是你动不动就说蠢话的理由。她这么想着点了点头推开门,扑面而来的寒风逼得他把脖子缩在了领子里,还好埃里克从旁边把门撑住风才没有把门摔上。

"克里斯汀,外面太冷了,要不算了吧。我吃速食意面也很好,不用你再冒着这么冷的天气为了我去挤超市。"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叹了口气,顺手想把门关上却又被她挡住了。

"这可写在我的合同里呢,埃里克,为了你并且为了我快要崩溃的银行账户,我非去不可。"她伸手整了整自己被吹乱的头发,"过会见。"

0000000000000000

肉排真的很好吃,他们也聊的很高兴。埃里克这么愿意和克里斯汀说话的确让她松了口气,尽管她不愿意承认,但是进门前达洛加的那番话确实是吓到她了。好吧好吧,他是戴着面具还不出门,这的确有点奇怪,但是哪个作家还没点怪癖?看着在桌上侃侃而谈的埃里克克里斯汀的所有顾虑全都烟消云散了,她承认他的用词有些浮夸的过了头,但是当这些华丽的辞藻用来称赞自己的初一的时候就显得十分的合适了,他有点可爱,她心想。但是最最重要的是,她真的不想给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当一整个寒假的全职秘书。

"很抱歉还要麻烦你帮我做这种事,这看来更像是保姆而不是秘书要做的事情,在达洛加起草合同的时候我抗议了很多次。"

"嗯…他可能只是担心你罢了嘛,而且我其实很喜欢做饭,你又出手大方,这没什么的。"克里斯汀一边说着一边把多余的饭菜放在盘子里包好,选择性的忽略了站在一旁想要帮忙却又不知道从何下手的埃里克,"况且我总不能拿着钱却什么都不干吧?出版社看起来不会经常打电话,皮鞋和毛衣之类的衣服又不会天天洗,你在家工作,这就意味着你根本用不着我来帮你安排日程。"

她说的都是对的。埃里克这么想着撇了撇嘴靠在桌子旁边,看着克里斯汀把一堆盘子放进冰箱,他并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的空冰箱会变得这么满(以他的标准而言)。当然,克里斯汀的一番话并没有让埃里克怀疑找一个秘书的必要性,毕竟以他的状态还是尽可能的避免和其他人的交流比较好。

等他回过神来克里斯汀已经开始准备教他怎么用微波炉了,他实在没忍住笑了两声。

"克里斯汀,我会做饭,只是不常做罢了。"

看着对方一下子低下头自己的嘴角忍不住向上扬得更厉害了。

00000000000

克里斯汀待到快天黑才走,期间埃里克给她泡了茶,告诉了她自己最近的工作计划以及出版社会和他谈话的日期,顺道聊了聊自己的一些爱好,他发现他们俩在音乐和电影的口味上惊人的一致,克里斯汀给他推荐了几部音乐剧,他给克里斯汀推荐了几部老电影。克里斯汀给他分享了自己在戏剧社的一些奇怪又好笑的故事,他们一起笑得很开心。她没问面具的事情,这让他很意外。

埃里克把门关上的时候,他已经隐约地感觉到自己在期待和克里斯汀的下一次见面了。

To 达洛加 PM 10:24:

我想爱情女神还没有忘了我。

达洛加很快就回复了。

From 达洛加 PM 10:28:

你是不是又在网上看建筑展的照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