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CY设计的礼裙(尽管已经是八百年前的事了

我竟然更文了!我也很惊讶

撮合他俩真的好难,每次写的时候都是写两句话之后骂骂咧咧地关闭了文档。

对话有点多,小C因为很紧张所以才很话痨,真的。

000000000

健身小天鹅 18:07 PM

嘿,克里斯汀,你们进展的怎么样?

健身小天鹅 18:07 PM

他拉你的手了吗?

健身小天鹅 18:07 PM

你们亲了吗?

健身小天鹅 18:07 PM

等等,还是有尺度更大点的?

天哪。克里斯汀翻了个白眼,她真的不理解梅格为什么一定要把一条短信的可以说完的事情分成四条或者更多,可能是对方并不存在电话费这种烦恼。不过说实话这些短信来的时间刚好,今天晚上和埃里克共用晚餐的情景自己预想过很多次,但是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的,绝对,不是。

"抱歉,埃里克,我得去给梅格打个电话,要不然短信是不会停的。"放轻松,克里斯汀,只要保持微笑他就不会起疑心。对此埃里克只是耸了耸肩,自己只能先假设他不介意了,不管怎么样只要能逃离一小会现在尴尬的气氛自己做什么都愿意。

"我倒是没想到你会抽身给我打电话,真是荣幸啊。你现在不应该沉溺在和梦中情人在米其林一星餐厅的浪漫新年晚餐里吗?"克里斯汀还记得在网上查到这家餐厅的人均消费时自己和梅格双双晕倒在电脑前的情景,又一次。

"呃啊,快别提了,你知道这个气氛多度糟糕吗?我告诉你,我现在恨不得脱了高跟鞋一路跑回去,说真的现在把这双鞋还回去的话我还能少付一半的租金。"

"喔,等等。我要是能和乔在这家餐厅吃顿饭的话—"

"不是,梅格,这里面的服务员周到到我都怕他突然给我把鞋擦了好吗?然后他们就会发现我这双鞋是租的,我就违反了什么着装规定紧接着我就被丢出门外了。"

"不,不是,克里斯汀?为什么?你在说什么呢?他们要是敢把你丢出去我敢打赌你的老板会把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揍趴下。"

"天,我哪知道这家饭店到底有什么规定?我上次来这种地方还是看我爸演出!我们还去的包厢,有最低消费的那种的包厢!该死的我现在才知道我真的一点都不懂西餐礼仪,我连饭都不会吃了,太可怕了。而且更糟的是他想到我没有礼裙,就给我准备了一条。"

"我—哦天,这太浪漫的吧?"

"这哪浪漫了!你知道他的品味,我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裙子真的很好看,也很合身,合身程度已经有点诡异了,不过我觉得我现在—哦天,我真不知道我该以一个什么心情面对镜子了,这条裙子,呃啊,我这辈子也不会买这种裙子给自己穿的好吗?"

"你能不能稍微冷静点,为什么你一被塞到新风格的衣服里就会变得这么暴躁。这甚至是裙子,比我上次把你塞进去的瑜伽裤强多了好吗?不管怎么样埃里克的品味绝对不会很差,所以你现在用什么话来形容你的状态我都不会相信你穿上很难看,如果是乔的话,他敢动我的衣柜我就当场晕过去,毕竟他天天穿得像个水管工。"

"这不是什么重点,关键是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太尴尬了,你不知道在包厢里的空气有多安静吗!我该和他说点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说话呢?我要拎着高跟鞋跑了,我该跑了对不对?我现在就跑。"克里斯汀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准备蹲下解鞋带了。

"别别别!克里斯汀,冷静点!你太紧张了我的天!这可是一个大好机会,随便找点话题啊,呃…下一个大作业,老电影,音乐剧,拜托你们俩几乎天天都在一起,这件事不应该很简单吗?而且这他妈甚至都不算约会!"

"梅格—"

"少说废话,深吸两口气,你现在在这一片最高档的餐厅,有最低消费的包厢里还有一个等着你并且想费尽心思讨好你的性感老板,我要是在你现在的处境我可不会慌张地跑到厕所和好朋友打电话哭哭啼啼地说想穿着高跟鞋跑掉好吗?"

"等等,讨好我?而且谁哭了!"而且性感老板又是什么奇怪的形容词,梅格到底要给埃里克起多少个外号才能善罢甘休。

"看在上帝的份上克里斯汀你不能这么迟钝吧?算了,重点是让你的高跟鞋好好地待在你的脚上然后和你的老板吃完晚饭好吗?现在赶紧给我回去,立刻,马上。"

看着梅格已经挂掉的电话克里斯汀听天由命的闭上了眼睛。是,现在的情况的确是比自己想象的要糟糕很多,但是和埃里克在一起的时候的确还是让自己觉得很开心,或者说理应如此。说不定自己只是因为这个环境压力太大了—当然了,自己在找到餐厅的资料的时候不就该想到了吗。还有这条裙子,好吧,这个的确是完完全全出乎自己的意料,出发前自己穿着梅格的礼裙(一路过来这条裙子几乎紧到要了自己的命)裹着外套站在埃里克的客厅,看着他拎着一条裙子出来的时候自己很有把握两个人的表情是差不多的。

他们一起看着埃里克手里的裙子足足有半分钟,期间屋子里只有阿莲娜在舔爪子。"呃,克里斯汀,抱歉我没有想到你会穿礼裙过来,这实在有点太冒昧了。"埃里克如是说道,并且话音刚落就准备调头回去,克里斯汀拦住她完全是出于自己不想被勒死的求生本能,随即又告诉了他自己现在穿的事实上是梅格的礼裙并且尽力忽略了对方意味深长的眼神。好吧,有些时候自己就会觉得埃里克很刻薄了。想到这里她对着洗手池前面的镜子又看了看自己,的确还不错,尽管完全不是自己的风格。克里斯汀这么想着又转了个圈,停,这就稍微有点蠢了。还有裙子的尺寸,实在是太合适了,合适到自己都感觉很诡异了,随即克里斯汀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不太适合深入思考(很久之后埃里克告诉她是因为自己买通了吉莉夫人从而从梅格手里拿到了克里斯汀的尺寸,克里斯汀随即表示刚穿上裙子的时候自己的确有那么几秒钟有点担心埃里克是个变态,埃里克对此没有做评价)。不过自己回到公寓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这条裙子挂在衣柜里最安全的角落,袖子的材质看起来很容易被划到的样子,而且既然是埃里克送给自己的东西,自己最好还是不要知道价格比较好。

0000000000

埃里克并不认为这是个好兆头。

克里斯汀已经去了十一分三十二秒了,准确的说在他看怀表的时候已经是十一分三十八秒了。他实在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小吉莉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找克里斯汀,他并不认为这个小姑娘会有什么非常要紧的事,克里斯汀在和自己共进晚餐,她值得不被打扰地享受一顿晚餐。不过他也无法想象到底是多么复杂的事情才能让两个人的通话时间达到足足十分钟之久,他在心里又肯定了一遍自己的结论。这不是这好兆头。但是他仍然感觉很费解,自己明明已经精心计划好了这次的晚餐,究竟原因在哪?之后的两分钟里他列举出了五种可能性,自己又都通过推理一一否决了。所有的菜品都是根据自己统计的克里斯汀的饮食习惯决定下的,甚至还有礼貌地通知(纳迪尔称之为威胁)过服务生,理论上,不,实际上也应该是万无一失。

所以现在自己也没有总结出任何一条为什么这次晚餐会失败的理由,真是失败,不仅是晚餐,你也是。

"喔,埃里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你的脸色看起来…好吓人?网上建筑展的票卖光了是吗?不是,对吧?呃,我记得最近没有展览。"克里斯汀出现的时机十分完美,最起码证明了她没有因为自己的缘故偷偷溜走,或许再过十秒钟他就会在对这家餐厅采取一些措施之后落荒而逃,华盛顿是个不错的选择,之前有一个在那里的出版社给自己发过邮件表达过合作的意愿。"别告诉我卡洛塔又要和你打电话,那这样的话我的表情就会变得和你一样不好看,因为你知道,你付钱给我干这个的。"她坐了下来,继续看着桌子上的汤,埃里克不禁开始思考它是不是并不合克里斯汀的胃口,因为她离开之前也在盯着这碗汤。

事实上克里斯汀只是害怕只要他和埃里克眼神接触一秒他就能猜出来刚刚那5分钟发生的全部事情,包括自己脱高跟鞋那一段。

"呃,并没有。事实上我只是在思考。"刚才的确有一点尴尬,埃里克赶紧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克里斯汀在和小吉莉进行过通话之后变得好像健谈了不少—勉强回归到了平时的水准,好吧,如果这样的话那自己就不得不承认小吉莉的电话恰到好处了。

接下来的对话让埃里克松了一口气,克里斯汀看起来没那么拘束了,自己和她分享了一些自己的故事来保证空气不那么安静,从之前的情况看来克里斯汀好像并没有很享受这份来之不易的安静,她看起来一直很想说话。自己在大学的时候恨不得每一秒都待在比刚才还安静的环境里,不过当然,自己怎么能和克里斯汀比。总而言之之后地进展很顺利,克里斯汀很开心,她被自己逗笑了好几次,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今天晚上不算太失败。

至少埃里克是这么认为的。

0000000000

克里斯汀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呃…好吧,说实话也没这么严重,她回来的时候注意克制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希望埃里克不要注意到自己其实是找了借口给梅格打电话抱怨这次晚餐的事实。不过看样子埃里克好像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喔…这幅阴沉的表情自己上次见还是在上届自己根本记不住名字的建筑展夜场预约名额全都被占满的时候,天知道埃里克对着电脑摆着这幅表情摆了多久。好吧,自己有的时候的确不能理解他对于后现代主义建筑的热情,拜托,除了美术馆哪里还用得着后现代主义啊?(很久之后这句话脱口而出,看着已经对自己喋喋不休10分钟来强调后现代主义对于人类精神建设重要性的埃里克克里斯汀表示十分后悔。)呃,总之这副表情不会是因为埃里克通过他与生俱来的敏锐的观察力注意到自己的不对劲才出现的,对吧?不管怎么样,自己随口说了一句玩笑话,埃里克似乎从神游中缓过神来了,克里斯汀松了口气,紧接着又说了更多的玩笑话,效果很好,希望可以好到让埃里克忘掉自己去打电话之前的表现。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两只脚都跨出了餐厅的大门的那一瞬间自己的确舒了一口气,很大的一口。不管怎么样后来还是不错的对吧?最起码自己没有被里面的服务生扛起来丢出去,等等,为什么自己一定要想着被丢出去?随便了。自己回头看着还在和前台的人说话的埃里克,哦好吧,这个线条,哦。尽管用正常人的标准来评判的话实在是太瘦了,但是说实话这真的是自己的类型,哦天,自己可怎么办呀—紧接着她就发现两个门童都在盯着自己,在那一瞬间克里斯汀是真的感觉到梅格平时说的那种大脑的弦一下子崩开的感觉,于是她决定往后撤了两步并且控制好自己的表情。她现在才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先不说埃里克愿意出门吃饭—因为这本身就非常奇怪,前台的人看起来…嗯,自己真不知道是他看起来很像主厨还是他看起来和埃里克聊天聊得很开心更奇怪一些。毕竟他旁边的人好像连看埃里克一眼都不敢。

好吧,其实两件事都很奇怪。

埃里克转过身的一瞬间看起来好像很高兴?

行,那现在这家餐厅的奇怪等级又上升了一级,不,三级。克里斯汀克制住自己惊恐的表情开始从包里翻手机,现在很明显梅格的帮助非常有必要,该死的它现在在哪?还有为什么自己的脑子里都是埃里克之前对于整理手提包的重要性的那段长达两分钟的论述?

"呃…抱歉打扰了,克里斯汀,你是丢了什么东西吗?"哦,这下好了。她抬起头来看着埃里克,"你可以说那句'我早告诉你了。',我刚刚在找我的手机。"

"我早告诉你了,克里斯汀,整理手提包的必要性是—"说真的吗?

"停,我不是真的这个意思。还有,真的不用说抱歉,你可是我的老板你还记得吗?"克里斯汀叹了口气把现在才现身的手机攥在手里,看看看看,你现在就和一坨废铁一样,有什么用?"我应该对你刚刚和主厨进行了很愉快的谈话感到很惊讶吗埃里克?"

"事实上不用。他是我的一个老朋友。"

"朋友,哇,等等,你是说朋友?"

"上帝,克里斯汀,原来在你眼里我的社交生活这么不堪。"克里斯汀花了三秒钟来确定埃里克当时的确是笑了两声,不过她拿不准这里面有多少嘲讽的成分。

"好像是你雇我来帮你处理你的社交生活的不是吗?我以为你的社交圈里只有纳迪尔,加上阿莲娜,当然了。"

"是达洛加雇的你。"

"这真的这么重要吗?"克里斯汀停下来看着他。

"或许吧。"埃里克停下来也看着克里斯汀。"或许不是。"他之后补充道。

0000000000

看着惊慌失措的克里斯汀埃里克开始认为把这家餐厅其实是自己设计的事实告诉她不是一个好主意,今天晚上已经非常失败了,他有九成的把握克里斯汀并没有很享受这一次晚餐,尽管他完全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他的意思是,完全没有必要通过自己的举动来让情况恶化。"克里斯汀,这已经是你问的第三遍了,的确是我设计的。"

"不…真的?真的真的?"克里斯汀还在盯着自己,埃里克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并不喜欢类似的眼神接触,这让他感觉很不适,包括克里斯汀,不过她和自己对视的时候…产生的是另一种不适,很有意思。紧接着他想到了达洛加对于自己的评论,"好笑",他应该是用这个词形容的自己,哦,或许下次自己的确应该采取一些措施,不过自己上次也是这么想的。

"唉。"看着埃里克又叹了一口气克里斯汀还是没缓过来,她认得这种叹气,一般在自己打断他说话的时候会出现,不过,嘿,说真的吗?她一直以为埃里克对于建筑设计只不过是什么业余爱好罢了,毕竟他是个作家,尽管他好像是学这个的,但是设计一家餐厅?还是一家高档餐厅?这也太夸张了,克里斯汀很难想象埃里克竟然会通过这种事情赚钱,呃,好吧,考虑到他之前给自己讲的故事这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她之前听过索雷莉说什么"知识让人更性感",但是这也性感得过了头吧?不管怎么样她真的很庆幸梅格并不会知道自己的想法,要不然她一定会把自己之前嘲笑她的恋爱脑言论统统原封不动地还给自己,或者更糟的,再加几句,最起码她和乔坠入爱河的时候知道他是长什么样子的。

现在,克里斯汀,就当是帮你自己一个小忙,可不可以让你的表情看起来别那么呆了?

"克里斯汀你完蛋了,妥妥的完蛋了。"梅格一边玩着头发一边评论道,"不过我觉得我还是祝贺你比较好。"

"抱歉,克里斯汀,我知道你并没有很享受这顿晚餐,我的本意并不是这样的。"埃里克终究还是开口了,说真的自己真该想到的,拜托在餐桌上的气氛已经很明显了。不过此刻的克里斯汀还是感觉挫败极了,不管晚餐的气氛究竟怎么样,她能感觉出埃里克好像已经尽全力让这一切尽量完美了,好吧,他的意义上的完美。再说了他可是自己的老板!那个老板会因为道歉就请他们的秘书在一个她这辈子都几乎可能去不起的餐厅吃晚饭呀。从实际的角度出发的话,她的房租还指着工资呢,自己总不可能摆出大小姐的那一套,像梅格一样,据说通过这种方式乔被吃的死死的。哦,真可怜。停,废话实在是太多了,自己的意思是,就算可能今天晚上不是那么尽如人意,她也不应该表现得这么明显,行吧,打电话那段是有点过分了。好吧好吧,她不知道埃里克会不会察觉到,主要是一想到这样伤害了埃里克的感情就会让自己感觉很糟,非常糟。

"埃里克,晚上的菜真的很棒。只不过…可能太棒了,我上一次来这种地方还是来看我爸爸演出,所以你知道我觉得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来这种地方的,服务生看起来好像要来擦我的鞋,再加上你好像…不是很想说话?你是吧?呃,可能我看起来是这样的,或者是我太紧张了,但是你是吧?"哦,克里斯汀,这段话真的是一点都不蠢,对吧?她在心里给自己翻了个白眼。

"哦…我的克里斯汀啊。"埃里克看着自己面前手舞足蹈解释的人揉了揉自己有些酸胀的太阳穴,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件事…弄得这么糟的,太失败了,失败到远超出自己可以接受的程度。

埃里克的表情好像不是很好看,其实克里斯汀也没看出来,说实在的他的帽檐太大了,她猜的。无论如何现在自己心里一声惊雷,紧接着大脑开始飞速运转,并且把所有能想到的话都吐了出来。"天,埃里克,你别生气好不好?我,我或许不该像刚才那么说话,你不想说话肯定有你自己的原因,当然了,是吧?我只是不想伤害到你的感受,呃,我知道你真的准备的很用心,今天晚上事实上也不错,我也原谅你了,就之前那件事,只要你不生气,百分之百原谅!我觉得—"克里斯汀张开嘴之后才发现她已经把所有道歉的话都说完了,她有不得不把嘴闭上,这期间埃里克一直挑着眉毛盯着她。

这一点都不尴尬。

"很抱歉让你想了这么多,我只是单纯的认为,鉴于你和小吉莉住在一起,你可能很想要一顿安静的晚餐。"他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事实上我错了。所以我认为我对你还不够了解,克里斯汀,我应该感到抱歉。"

哦!这可真让自己松了一口气。不过克里斯汀总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毕竟他是埃里克不是吗?呃世界上最好的兼职老板埃里克?但是另一方面正因为他是埃里克,他才给人感觉—停。思维强度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我们之后可不可以不要一直不停地互相道歉了?"

埃里克看起来有点惊讶,不过只是一瞬间的表情,"如你所愿,小姐。"

0000000000

"停停停停!!克里斯汀!你别告诉我在你们俩吃过那么一顿失败又昂贵的晚餐,还发生了这种暧昧又浪漫的对话之后,你去了他家之后竟然只看了《茜茜公主》!!"梅格抓着头发的样子让克里斯汀回忆起来她看到成绩单的时候。

"呃…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埃里克还在过程中用什么血缘系数,好像是叫这个,给我论述了近亲联姻是怎么葬送哈布斯堡王朝的,他是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过电影的气氛—"

"是,然后你就衣冠楚楚地回来了,甚至妆都没有花。"梅格看样子已经冷静下来了,这是一件好事,克里斯汀想,不过她到底想让自己怎么样?总不能穿着埃里克的衬衫衣冠不整地回来吧?"我还以为你会穿着你老板的衬衫衣冠不整地回来,这不才应该是正常走向吗?"行吧。看着又开了一瓶啤酒的梅格克里斯汀决定把这句话当做她已经喝醉了的证据,尽管她自己也清楚啤酒对于梅格来说就是饮料。"我只是真的没想到,你也就算了,埃里克比你大那么多,居然比你还纯情。噗—抱歉,这实在是太好笑了。别装了,你知道他看你的时候耳朵会红吧?"

"什—"自己的血再往脸上涌。不妙。

"你真以为排练的时候我只顾着看剧本和骂人,什么都没注意到?还有,不得不说一句,你脸红的样子看起来蠢爆了。"

"他才没有。"

"别骗你自己了。你不觉得这样的男生—呃,考虑到他的年龄我还是换个词吧,这样的男的挺可爱的?你和他在一起之后一定会超有意思的。"

"闭嘴,没有。"

"有。"克里斯汀很庆幸门铃已经响了,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连珠炮似的梅格,在这种事上和她辩论自己毫无胜算可言。梅格一边说着一边跳下床,应该是快递,这么说就很奇怪了,毕竟据她所知她们俩最近都没有在网上买什么东西。

"克里斯汀,和我说实话。"在简单粗暴地撕去包装之后梅格从盒子里拎起了那双高跟鞋,"他是眼尖到一眼可以看出你的高跟鞋是租的还是个十足的变态?如果是前者的话那我觉得你的裙子这么合身是因为他一眼就可以看出你的三围,如果是后者的话我建议你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