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杂了点小私货,希望不要介意。

腹泻式更新???

POTO真的是我的缪斯女神,每次卡文的时候看一看,虽然文还是卡,但是总会想到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

看到MC爷爷异色瞳还挺带感的,于是就用了

阅读过程中有不适请叉叉,不要查我水表。

0000000000

克里斯汀现在在长椅上打了个喷嚏,尽力避免她去想自己看到的场景。这真的糟透了。她这么想着抱住了自己的胳膊。

她看着埃里克的脸足足愣了有一秒钟才把目光移开。和自己的假设差不多,是这样的,但是比自己的假设要糟很多。不管怎么样,会没事的,自己不会像他之前遇到的人那样对他,尽管—该死。她渐渐没有了底气,是,自己不会调头逃跑,埃里克是一个非常有才华,非常真诚的朋友,自己不会—克里斯汀紧闭上眼睛尝试着冷静思考,抓住了自己的手腕企图让它别再抖的那么厉害了。谢天谢地埃里克松开了自己,这样最好,冷静一点,克里斯汀,现在只要把他的面具放回去,一切都会像没发生一样,就这样,轻轻地,用不着慌,深吸一口气,不要惊动他,他不会发现的,这样你就不会面对这个世纪难题,最起码有足够的时间冷静下来,反正他也不想见你,对吧?接受一下事实,然后告诉他,埃里克,我很抱歉,然后说这件事的经过,之后—

紧接着克里斯汀的手腕就被狠狠地攥住丢到了一边,她感觉自己几乎是被拎起来的,更糟糕的是她能感觉到对方控制住了力度,这就意味着—

"谁让你动我的面具了!"埃里克一下子跳了起来,声嘶力竭地朝自己嚷着,克里斯汀料到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她不会被吓住,埃里克每次发火,无论是因为什么,她都会被吓住。她赶紧往后退了两步,埃里克像疯了一样朝自己吼,咒骂着一些她现在根本没心思花时间想明白的话。克里斯汀庆幸这在刚才的前一瞬间自己帮他把面具戴上了,虽然这么想很不好,但是她不希望情况变得更吓人。但是他的眼睛,该死的,他的右眼虹膜颜色浅到几乎没有,瞳孔像针尖一样,盯着自己。她咽了咽口水又往后退了两步靠在了橱柜上,"埃里克,你听我说—"对方根本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克里斯汀试图和他保持一些距离,但是现在自己离大门很远—当然了,这个时候她不想考虑其他的了,这次性质完全不一样,她要确保埃里克不会伤到自己,她没有把握。"你刚才在睡觉,你在嚷,你抓着我说你喘不过气—"

"该死的!该死的!"埃里克根本没有听自己解释的意思,他往前走了两步,快到克里斯汀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紧接着一把把她拽了过去,她脚底下绊了一下差点摔在地上,这让她想起了万圣节的那个晚上。"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对吧?"埃里克一把把面具丢在了地上,没等克里斯汀站稳就又拽起来了她的手,强迫着自己抬头看着她的脸。"看着我!你不是愿意看吗?看啊!我满足你的好奇心!现在你总算明白了吧?"克里斯汀感觉自己的身子控制不住地发抖,但是她尽力直视着埃里克的眼睛,并且希望自己现在的反应不要把事情变得更糟。"怎么?我让这张脸让你害怕了吗?这有可能!你觉得这还是一张面具吗?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样吧,撕掉它,像你刚才做的那样好吗?或者我来帮你,克里斯汀,我们一起撕掉这张面具。" 克莉丝汀的两只手被他攥的死死的,她企图挣脱埃里克的钳制,当然她失败了,埃里克只要愿意他可以轻轻松松的把自己的胳膊捏断。她现在头脑还算清醒,看着自己的手被放在埃里克另一边的脸上,自己的指甲在上面划来划去,他皮肤的质感像死人的肌肉一样,"埃里克!你就不能听我说完吗!"她使劲甩了甩自己的两只手,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用。"现在你明白了吧,克里斯汀,当埃里克说他是一个怪物的时候,他没有撒谎,因为他不会骗你,可你为什么不能管管你的好奇心呢?"克里斯汀感觉自己已经要喘不过气来了,但是埃里克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他一直在用第三人称说个不停,自己不喜欢这样。

还没等她开口,埃里克又把自己甩开,克里斯汀的脚又绊了一下,这次她跌在了地板上,膝盖磕的很疼,真该死。克莉丝汀停了一会让自己喘上气,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但是它还在止不住地流,深吸了一口气结果自己被呛了个半死。终于,自己摔的这一下让埃里克安静下来了,克里斯汀缓过来之后看见他慌张地把面具戴好手足无措地跪在一边,伸出了一只手试图帮自己拍拍背。

或许他的本意不是让自己摔在地上,克里斯汀愿意相信这个想法,但是他他妈不知道他自己有多大的力气吗?如果不是因为用着要把自己的肩膀捏碎了力气抓着自己嚷着那种话自己根本就不会—停,别想这种没用的。

"该死的你别碰我!"克里斯汀一把把埃里克的手拍开,"你他妈到底在干什么?"克里斯汀站了起来,她感觉全身的血都在往脑袋上涌,浑身上下气得发抖,"埃里克!我告诉你我动你面具只不过是因为你攥着我的肩膀嚷着说你喘不过气来,让我把面具摘下来!我很抱歉我听了你的话这么做了但是仅仅是因为这个!不是因为什么狗屁好奇心!这不是你冲我这么说话的理由!更不是你把我摔在地上的理由!真该死!"

跪在一边的埃里克好像没有反应,克里斯汀低着头看着他,"你说话,我不想再继续像上回那样的沟通了。"

"对不起,克里斯汀,我不是…"埃里克的声音很小。"埃里克知道他会伤到你,他知道。"埃里克小声地重复着,克里斯汀需要非常集中注意力—现在这对她来说很难,才能听见,她压下自己的脾气,尽管它已经被埃里克浇灭大半了。埃里克的怒火是自己见识过的最可怕的东西了。她能理解是什么导致他这个样子,但是发生在自己眼前—还是这种性质的,还是太可怕了,自己的手腕还在火辣辣的痛。"你知道你说的话有多伤人吗?你忘了你之前说过什么吗!我还记得呢!"好吧,就算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同样的生气。

埃里克没有说话,他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看自己。

"克里斯汀,你走吧,求你了,你是不会接受的,所以…"

"少打断我,别和我说什么怪物什么的,还有别揣测我怎么想,你知道我最讨厌你这样。我觉得我要再说一遍,我是你的朋友!我在刚认识你的时候就和你说的清清楚楚,你戴着面具,还是摘了面具,你的脸长成什么样,这都不会变!"现在这个时候克里斯汀决定隐瞒一下刚才自己有点动摇的事实。

埃里克还跪在地上小声地说这什么,克莉丝汀抿了抿嘴,她现在不想发火了,只是觉得很累,头很晕,她走到了门口捂着额头试图让自己别再觉得那么生气。"埃里克,我现在要走了。但不是因为—"克里斯汀停顿了一下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措辞,"不是因为你的脸,我很抱歉摘了你的面具,"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这个时候了还要说抱歉,"是因为你对我说的话,还有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不想吵架了,但是我还是很生气,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等你冷静下来之后我们聊一聊。"

虽然自己说的话看起来很冷静,克里斯汀手上还是慌乱的把东西一股脑的塞到了包里,她还记得她开门的时候手在抖。算了。她坐在长椅上叹了口气,或许今天不适合再去想和埃里克有关的任何问题了,可以留给明天,或者是后天,或者是随便什么时候。克里斯汀揉了揉眼睛并且发誓这是今天最后一次揉它们,因为自己的眼睛已经被揉得疼的要命了,紧接着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吐在了垃圾桶里。

"失恋了也别喝那么那么多酒啊。"旁边的奶奶放下了报纸叹了口气。

"当然了。"克里斯汀挤出了一个微笑,她现在感觉头不晕了。

0000000000

"你的脾气真的是出奇的好。"梅格如是说道。

"好吧…我以为你听完这个故事之后会暴怒着拖着我一路杀到埃里克的家里。"克里斯汀趴在床上,强行把自己的眼睛保持在睁开的状态。

"呃…我倒是没想到我在你心中是这种形象,我猜要不是因为这次情况太特殊了,要不是因为我看你太累了我才没那么干。我知道你肯定给我删减了一部分,不过光是你给我讲的这些就让我觉得很难过了,再怎么说埃里克也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他的童年不应该是这样的。"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往克里斯汀的脸上丢了一条热毛巾。"要是乔在的话一定会点一根烟之后故作深沉地说一句:这就是现实啊,光想想就蠢死了。"

"我还以为你会再说一遍他和三颗子弹的故事。"

"我说过我只说一遍,而且我打赌你今天的经历也只会和我说一遍,克里斯汀,就算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也算不上什么快乐的回忆。"梅格跳到了自己的床上把电子烟打开。

0000000000

"我以为你和我说不要因为房租把命丢了这句话是开玩笑!"克里斯汀瞪大了眼睛看着坐在床对面的人,梅格的脸色难得的不好看,"所以这是真的?乔之前因为三百块钱的房租吃了三颗枪子?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答应过他不告诉任何人细节的,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是他还在好莱坞的时候,只不过—"看见梅格的眼圈以不可思议地速度红了起来克里斯汀的大脑一片空白,上帝,上次见到梅格哭还是在小学的时候!紧接着自己看过的所有肥皂剧的剧情开始在她的大脑里飞速转动,一秒钟之后她列出了十几种可能,每一种都会让她气到直接炸掉。

"需要我提醒你一下你在哭吗?他到底对你干了什么梅格·吉莉!"

"天,克里斯汀,无论你在脑补什么狗血大戏麻烦你赶紧停下来。乔对我很好,我只是想到他之前的凄惨遭遇让我觉得很难过。"梅格撇了撇嘴朝自己翻了个白眼,"总而言之他因为刚毕业的时候过得很糟,为了交上房租做了很多无奈又错误的决定,最后阴差阳错地还上了这笔钱,代价是吃了三个枪子。他刚和我见面的时候还没从那件事里走出去呢,所以—"

"是,所以你在参加那个实习项目的第一天回来就和我说,哦克里斯汀,我把我的上司打了怎么办?如果编剧也算是我的上司的话。"她故意学得很夸张。

"快拉倒,我才不这么说话,而且我明明说的是哦克里斯汀,我把我的臭傻逼上司打了会影响等级评定吗?如果那个小编剧算的话。"

"这很重要吗?"

"这很重要。而且一定要加上臭傻逼三个字。"

"非特殊情况下我不说脏话。"克里斯汀翻了个白眼。

0000000000

看着躺在床上吞云吐雾的梅格克里斯汀一度以为她自己已经睡着了,现在整个屋子的效果都很梦幻,理论上抽电子烟会把屋子变成现在这种情况吗?她并不知道,但是这看起来真的有些离谱,和火灾现场有几分相像。

"梅格—"

"知道了,我刚把它关上,这真不是个好主意,我明天就把这个还给索雷莉。"

看到梅格气急败坏地倒在了床上克里斯汀觉得有几分好笑,紧接着她就回忆起了自己今天的经历,然后她就笑不出来了。埃里克的脸—着实很令人难忘,如果要用委婉一点的修辞的话。他的脸从来不是问题,就算在她看见的一瞬间算是的话现在也不是了,只不过在那之后他爆发出的脾气,还有那歇斯底里的样子,这的确让克里斯汀很害怕,就算现在回忆起收拾东西出门时候的感觉她还是觉得心有余悸,这的确是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好吧,如果可以的话还要把用第三人称说话这一条也加上。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都不是今天要解决的问题,也不是明天要解决的问题,准确的说…她拿不准是什么时候要解决的问题。克里斯汀想着埃里克弹钢琴时露出来的纤细的手腕,还有完美的身体线条叹了口气,然后她又想着埃里克拉小提琴,还有埃里克弹吉他,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的确很开心。就算如此自己还是在生他的气,而且现在自己心里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她不希望因为自己同情埃里克的过去就轻易地原谅他,自己不愿意这么做,埃里克或许也不愿意让自己这么做。

不过好在她还是有信心自己可以区别出同情和喜欢,上演一出现代反串版的心灵的焦灼还是算了吧。自己现在应该还是很喜欢埃里克的?或许吧。或许等这件事情解决了自己还会重新喜欢上他。这几天,或者十几天她要允许自己生埃里克的气。

但是该怎么办呢?自己已经明明强调过两次了这不是今晚可以解决的问题。

所以克里斯汀翻了个身子缩到了被子里,企图把脑海里任何关于埃里克的画面都甩出去。

当然她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