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警告

写这篇文主要是为了娱乐自己,娱乐到你的话那我很荣幸,如果没娱乐到的话右上角就好。

竟然有第二章,好吧,反正我写的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写完,两个人就慢慢悠悠的进展,随他们的便好了。

主要是自己什么都没想好。

很感谢大家的评论!甚至学习到了纳迪尔名字的来源!

同时感谢这段时间CY和小胡豆的建议和闲聊(闲聊居多),一起脑补的情节和屁话(屁话居多),希望你们不要再在评论圈当水军了

写的桶太温柔了,这一章写的有点长,应该会分成两小部分给上来,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请大家多包容。

我一定要吐槽一下饭桶波斯套装的那个帽子,有些迷惑又有点好笑,但是主要是小c掀面具的时候翻出去比较好笑。(详情参见拉面和Gina第一次合作版,是真的快乐,不是假的。)

00000000000

Summary:电话会议傻瓜教程:Step1:接通电话 Step2:把对话搞砸 Step3:哦,上帝,你的老板来帮你救场了!这可太棒了! Step4:挂掉电话并结束会议

00000000000

埃里克看着纳迪尔的回复轻轻叹了口气,尽管他不想,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挚友对他的定位十分准确。这种情况之前其实发生过,他永远忘不了他在给纳迪尔描述建筑展的时候他那副失望的神情。埃里克犹豫了很久,几行字在输入框里写了又删删了又写。他没经历过这种情况,说真的,几乎没有什么人像克里斯汀那样友善而不是同情地看着他,有些害羞的道歉,给他做好吃的午饭,和他分享自己生活里有趣的事情。停,埃里克,你这样就要把今天一整天都回忆一遍了。很难相信这是自己和她的第一次见面,因为这看起来实在是太俗套了,而且他从来不敢奢望这种俗套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尽管克里斯汀最后还是会辞职离开,他想着,毕竟没有什么人愿意和一个戴着面具的怪人工作这么久的,但是埃里克能感觉到他心底的一部分在期待着克里斯汀留下,克里斯汀和其他人不一样,或许会有不同的结局。

To 达洛加 PM 10:50:

不,我是说克里斯汀,她像天使一样。就算她不是天使也是我的缪斯女神,我觉得我被灵感击中了,我或许该开始一本新书了。

他发完这条消息就后悔了,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埃里克泄气地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事实就是这样,或许一切都是错的,他绝对不想在克里斯汀眼里见到那种惊恐的神情,光是想象那副景象自己就感觉像溺水一样。

手机的提示音把他吓了一跳。

From 达洛加 PM 10:53:

安拉在上

纳迪尔连标点都没有发。

From 达洛加 PM 10:54:

我觉得一见钟情这四个字并不该存在于你的字典里。

To 达洛加 PM 10:54:

我想清楚了,我会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时光的,在她辞职前。

From 达洛加 PM 10:58:

嘿,别这么悲观,我和她聊过,她和之前的那几个人不一样,我敢打赌她会留下的,就算你摘了面具她也会的。

看着这几行字埃里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纳迪尔在和人有关的事情的确很在行,之前一直都是他帮自己搞定这方面的事情,但是那副面具,好吧,他不想去想这个问题,他也不相信纳迪尔的话。尽管他没有想好之后该怎么办,但是克里斯汀是不会有机会看到自己面具下的样子的,那样的话一切就都毁了,她不能知道自己的过去,更不能看到他真正的样子,他不能毁掉现在这副看似很美好的情况。

00000000000000

距克里斯汀上次来已经有五天了,她记得今天有和出版商的电话会,这种重要的日子她全都在日历上清清楚楚的标记好了,只有这样才会保证不会因为自己放不进去事情的脑子而导致埃里克应付出版商。光想象过分友善(之后证明了埃里克只是对她才这样)的埃里克支支吾吾地应付着咄咄逼人的提问这幅情景她都受不了,而且她有种预感,就算发生了这种对埃里克很残忍的情景,他也不会扣自己一分钱,反而会用他那巧克力般的嗓音告诉她,

"这无关紧要。"他应该是这么说话的。

但是对于克里斯汀来说无疑是对自己良心的拷打,所以这幅想象中的情景绝对不能发生,无论如何今天她会在10点准时出现在埃里克的家门口。她在地铁上这么想着,看了眼手机,还有五分钟,绝对没问题。

To 埃里克 9:55 AM:

我快到了,记得开门。

事实上她其实很期待这一天,上次的见面实在是太愉快了,她根本不敢想象在一起坐在沙发上和自己聊电影的人就是自己给自己发工资的老板。克里斯汀总想着是不是可以在没有电话会议的时候也来拜访他,当然啦,这段时间他们的短信交流并没有停过,埃里克短信的措辞也和他真人一样,温和有礼貌,他的句法严谨整齐,标点符号都没有纰漏,反倒是克里斯汀因为老不发完整的句子而频频被埃里克纠正,过了几次之后他也放弃这种无用的尝试了。想到这里克里斯汀嘴角忍不住得意的上扬,随后她又意识到在地铁上这副表情有些奇怪而赶紧把嘴角压下去,所幸没有人注意到她。但是面对面的交流自然是不一样的,克里斯汀继续想着,埃里克看起来在很多方面都很在行,而且他推荐的那几部电影真的很精彩。想到这里她不禁开始怀疑为什么会有很多人被这样的埃里克吓走,是因为他的面具吗?那未免也太好笑了。

她在门口想了很久如何和埃里克打招呼,最后是因为被冻得太厉害才不得不摁响了门铃。

3分钟之后她连脚步声都没有听见。

好吧,这可不是一个好开始,但是没有关系,这不会毁了她对和埃里克一起工作的第一天的期待的。她往手上哈了两口气(自从第一天见面之后她就决定以后来埃里克家的时候就都不戴手套了),开始从包里翻纳迪尔之前给自己的埃里克家门钥匙,并且在同时开始祈祷它被自己丢进包里了。

"埃里克有时会不应门,你把这把钥匙拿上,他要是没开门的话你直接进来就行,他不会介意的。"

克里斯汀脑子里一直回响着纳迪尔在递给她钥匙时和他说的话,谢天谢地她翻到了那个被挤在自己包包角落里的小家伙。

屋子里很安静,有点过于安静了。不过这毕竟是埃里克的家,他一个人住两层楼呢,没什么好惊讶的。克里斯汀耸了耸肩,把自己早上在便利店买的零食放在桌子上,尽管他知道以埃里克的品味他这辈子都不会吃这些垃圾食品的,但是她可是个大学生,她的意思是,毕竟他们这么聊的来,说不定他想试试呢?再说了,他的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唉,自己也太傻了,说不定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她一边想着一边看着桌上的一大包,就算现在后悔的话也没办法了。

"你—克里斯汀—你—"一个声音在自己斜后方响起,克里斯汀猛的转过头去,她没想到埃里克走路会这么轻。

紧接着空气突然安静,两个人一脸惊讶的注视着对方。

克里斯汀大脑一片空白。埃里克在楼梯的另一端,戴着面具,当然了。但是他穿着睡衣,准确的说不是睡衣,一件保暖衫外面套了件睡袍,克里斯汀不知道怎么用语言来形容那件睡袍,很华丽,棕黑色的面料,长及膝盖,隐约反着光,上面有很多的刺绣花纹,她很想请教一下自己学服装设计的室友怎么用专业术语把这件华丽的衣服描述出来,有很大几率是手工的,领子的位置甚至还有流苏。他的头发没有梳得很整齐,也没有穿鞋。好吧,这让克里斯汀比较惊讶,之前埃里克毕竟是在家里穿皮鞋的,她以为他就算是早起至少也会穿双拖鞋。

如果他手里没有拿着牙刷,情况或许还不会这么好笑。

"我….这也太失礼了,请您稍等一下。"他说完了就迅速离开了楼梯口。克里斯汀注意到他还用了敬语,她一直在原地等着,期间纠结了一小会之后还把鞋脱掉了,埃里克不会介意的,克里斯汀这么想着,毕竟她可真的再也受不了穿着鞋在这看起来就十分昂贵的地毯上踩来踩去了。

"克里斯汀,我真的很抱歉,我没想到你会到的这么早。"埃里克在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着实吓了克里斯汀一跳。

"哦!天,你吓死我了。不是,没关系,我之前给你发短信了,我是说,我不还是没经过你允许就进来了吗?好吧,我还有好多事情想说,你为什么走路都不出声的?"埃里克大概是简单冲了个澡,他已经把那件耀眼的睡袍换下来了,换成了和第一天自己见到她的时候差不多的打扮,黑色的羊绒毛衣松松垮垮地挂在他的身上。

"抱歉,我早上没有看手机,下次我会注意的。"埃里克看着有些反应过度的克里斯汀耸了耸肩,随即他就注意到桌子上的一大包便利店食品。

"哦,哦,关于这个,"克里斯汀抢在埃里克发问前开口了,努力组织着自己的语言让她不显得那么慌张,"我从学校门口的便利店买的,嗯,只是想让你试试,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你不怎么出门,所以我就假设你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了。正好你的房子里似乎没什么吃的,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的买了点我喜欢吃的给你了。"

好极了,克里斯汀,这听起来真是一点都不蠢,对吧?她这么想着撇了撇嘴。

对面的埃里克看起来已经完全呆滞了。克里斯汀感觉不妙,她承认当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是草率了一点,因为很明显她不太会分清楚友善的上级和朋友的区别,梅格之前已经吐槽过很多次她这个问题了,在学校的时候她总是想和自己的讲师做朋友。

埃里克只不过是在自己思考该怎么得体的回复这份猛烈的有些过了头的关心,这的确有点超出他的设想了。纳迪尔甚至都不会这么做,他根本没有过这种经历,满满的一大袋零食,埃里克大概知道克里斯汀的饮食习惯了。但是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足够不可思议了,他之前的秘书会被他吓跑,但是克里斯汀却早早的赶到这里老给他带了一包或许他这辈子都吃不到的东西,现在他才注意到克里斯汀把鞋脱了,哦,在自己眼里这真是亲密的过了头。他敢打赌自己现在神游的样子肯定很可笑,生活中的绝大部分时间他都很讨厌自己的面具,但是现在他觉得在克里斯汀面前能遮住半边自己奇怪的表情也挺不错的。

"这…没什么的,我很谢谢你,克里斯汀,我的确没去过便利店。"

00000000000

"所以那件睡袍是纳迪尔给你的生日礼物?"

"不是,是一个谢礼,而且我说了是一个波斯人,不是所有波斯人都叫纳迪尔,克里斯汀。"他们现在正在书房里等着电话会议的开始,埃里克已经打开了电脑,待会他会把自己想对出版社说的话打在上面给克里斯汀看就可以了。

"但是所有波斯人都会做冰淇淋。"

"事实不是这样的,达洛加就不会做,克里斯—"埃里克被打断了。

"我遇到的来自波斯的同学都是这样,他们会在奶油的最下层加两片玫瑰,哦天,最后真的特别好吃,我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或许我应该问问纳迪尔。"

坐在旁边的埃里克轻轻叹了口气,他意识到克里斯汀根本没有听他的话之后抿了一口陶杯里的茶。克里斯汀坐在书桌前摆弄着她的旧电脑,搜索栏还显示着"如何代人进行电话会议"的手把手教程云云。

"说真的,克里斯汀,你完全不用这么紧张,和我之前说的一样,把所有的问题都搪塞过去就可以了,要求的稿子我早就写完了。"埃里克抱着自己的茶杯舒服的往靠垫上靠了靠,仿佛这个电话会议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克里斯汀侧着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电脑上显示的傻瓜教程,"抱歉,埃里克,我之前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情,而且我是你的秘书,电话会议怎么能搪塞过去呢?"她当然不能搪塞过去,而且这可是在埃里克面前好好表现自己的机会,她可不能搞砸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又往自己的本子上写了两行笔记。

埃里克看起来很好奇她在做什么,克里斯汀可以感觉到他凑近了一点,当然,他们之间还是保持着一段距离。

"你知道写这些东西是完全没有用的对吧。"埃里克幽幽地开口。

"哦 天!"克里斯汀的脸一下子红了,她把这个完全没有用的教程写在笔记本上只是为了待会在面对埃里克的出版商的时候可以稍微有底气一点,并且给现在紧张的自己找点事干,她当然知道这个教程蠢爆了,怎么有人会不知道开电话会议的第一步是打通电话呢?真该死。
"我为我的无礼感到抱歉,克里斯汀,我不该看你的笔记本。"埃里克很明显注意到了懊恼的克里斯汀。

"没事,我是说…"她抬起头看着埃里克,哦,他道歉的样子对于一句玩笑来说真的是真诚的过头了,她觉得反而是自己在无理取闹了,"我是说这上面写的东西太蠢了,我真的不想让它们被你看见,它们会被写下来只是因为我想在电话会议开始前忙起来,这样我就不那么紧张了。

"只要你舒服就好。"他摊了摊手,又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

0000000000000

埃里克把电话调成了免提。

"您好,朱迪切利女士,我是克里斯汀-戴叶,埃里克的新秘书,这次电话会议由我来代替他和您谈。"克里斯汀把自己的笔记本翻到了空白的一页,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要因为过于紧张而发抖。

对面的女士很明显停顿了一会儿,"又一个?"她的意大利口音很明显,"您可是埃里克今年的第八任秘书了,说不定你能撑到年底,小姑娘,尽管前面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个多月就跑了。"

哦,这可不太妙,排除对方很不友善的语气,电话还开着免提。埃里克的手伸向键盘,仿佛想打什么东西,犹豫了一会他又把手缩回去了。

"就当帮我个忙,过了年底再辞职好吗?这样我们的事也稍微少一点,他到底给你付了多少钱让你给他干活?你已经工作多久了?应该还没多久吧,你还没被他吓傻。"

克里斯汀不敢看埃里克的表情,尽管她不清楚在她来之前埃里克和他的前任秘书们都发生了什么故事,但是她敢肯定的是如果对面的女士再这么口无遮拦的说下去肯定会有超出想象的灾难发生,她必须要做点什么。

"女士,我想我们可以把对话的重点放在埃里克的作品上,他的稿子已经完成了,现在—"

对方很明显并不是这么打算的。卡洛塔根本不给克里斯汀把话说完的机会,看着还在外放着带有意大利口音英语的电话她心底产生了一种无力感。

"你可得小心点,之前那帮男的可都怕他怕得要死,没记错的话你是头一个女生,声音听起来年纪不大,在上大学吧?哦,真是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这听起来很糟糕,克里斯汀有些被这个女人惹恼了,她不喜欢被人这么说,但是更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她不喜欢埃里克被这么形容。老天,他在为她们整个出版社赚钱,她们就把他当作怪物来看待吗?这太过分了。她抬起头来看着一片空白的显示屏和正在闪烁的光标,转头瞟到埃里克的一瞬间她想她明白了卡洛塔所说的是什么,埃里克的表情太可怕了,他紧绷着下颚,状态很不好,尽管他没有做出什么看起来有攻击性的举动,克里斯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是她从来没见过的,该死,她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来避免这件事情进一步恶化。

"女士,我的意思是—"最后一次尝试,又被打断了。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他面具下—"这听起来像是触及了敏感字眼,埃里克并没有让对方把话说完,他站起来一把把座机连着听筒拿了过去,天,他差点把电话线扯断了。克里斯汀看着他,但是埃里克背过身去,削瘦的身材显得他更可怕了一些,她没见识过埃里克爆发的样子,当然了,这只是他和她的第二次见面,克里斯汀正式工作的第一天,要是她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见识过这样的埃里克说不定真的会被吓跑,冷静点,克里斯汀,她这么对自己说着,埃里克对你很友善,而且你也不会和之前的人一样,忘了纳迪尔怎么说的了吗?

埃里克对着听筒说话的声音很低沉,准确的说甚至有点吓人,克里斯汀隐约可以听到一点,但是并不清楚,不过可以分辨得出是意大利语。埃里克会说意大利语?她扬起了眉毛,随后又为自己的惊讶感到奇怪,毕竟他给人感觉那么博学,会十种语言克里斯汀都不应该感到惊讶。

埃里克把听筒丢回去的声音吓了克里斯汀一跳,电话已经又被调回免提模式了,他把座机放在克里斯汀面前之后又坐回到原来的位子上,同时重新换回了平常的那副表情。克里斯汀赶紧在埃里克注意到自己之前收回诧异的目光,她知道埃里克是不乐意被别人用这样的目光盯着的。

"天,戴叶小姐,我,哦,我真的很抱歉,请务必原谅我。"对面的女声显得异常惊慌,这着实让她自己大吃一惊。克里斯汀已经完全不在意她是如何给自己道歉又是怎样安排下一段工作进程的,她机械地做着笔记,响应着对方的话,她不敢去想埃里克对卡洛塔说了什么,几句话就能把那个高傲的女编辑吓成这个样子,甚至管自己叫戴叶小姐。好吧,或许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呢,埃里克刚才的样子是有点可怕,但是说不定他只是用自己不交稿吓唬她,克里斯汀尽管不知道作家这个行业业内的规矩,但是她感觉大多数主编都是吃这一套的。埃里克把电脑收了起来,很明显他不需要克里斯汀再帮他说什么了。

她搞砸了,或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