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取悦

如果这头恶劣的龙有自己的领地,那他一定是个暴君,matt想,暴虐成性,白日宣yin,难以取悦,视人为玩物,独断专行…

matt脑里坏词一个接一个冒,要怪就怪theo那根可以说的上一步到胃的东西把他搞得头昏脑胀,满嘴胡言乱语…

如果theo问自己

"还要吗?"

那是绝对不能同意的,不然他能埋着一整天。

但是否认呢,他就会咬着自己的肩胛骨挺腰说,

"看来是我没能让你满意啊,再让我试试"

有时候没有迎合,他就会一巴掌拍在matt的的屁-股上,一声惊叫,两瓣夹紧,他就会骂一声凑在人耳边说,"骚货,夹那么紧干什么,生怕我不知道你宝贝这根东西?今天我心情好,你好好夹着,我就不拔出去。"

如果叫得不让他满意,第二天就要含着动个不停的东西在他腿上坐一整天,晚上明明嗓子已经快哑了,theo还要一路把调大最大档的小玩意顶到最深处。

但是叫了呢,就会有几率在最后被龙根堵住嘴射个满头满脸,原因是"叫得整座宫殿都能听见,要管管你的嘴。"

会被说腿张的太开,然后两腿就会被绑起来,那根东西在腿缝进进出出直到腿根的皮肤磨红

有时候腿没有自愿打开,就会被两腿离地地放置在木马上

有一次突然被按在公案上干,来不及闭眼和堂下theo的亲哥对视了几眼,就被不爽的暴君在尻箱里关了大半天,到底是想被看见,还是不想被看见?

在外面方便清理带上了套,每每事后在浴室又会说不尽兴,非要内射一次。

没办法,matt想,谁叫自己现在是他的阶下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