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是1994年,但是麻瓜科技水平是现代(柯学)

*统一说英文,不同人视角称呼不同。其他预警合集第一章。

—3/4与掠夺者(上)—

小天狼星·布莱克靠在门框上,双眼直直地盯着那只正在变形的老鼠。卢平正和罗恩对峙,但似乎谁都没能想起魔法的使用。茶发红眼的亚欧混血在阻止他们,而黑发的亚洲人则是对着小天狼星皱眉。

哈利惊讶又茫然的看着他们,想得却是这次回了学校会是什么处分。

大概会被开除吧。

那他在学校的最后一件事竟然是孤立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之一。

这太糟糕了。

昏黑的地下室里挤满了人,幽暗的灯泡微微摇晃。

吱呀一声,门开了。

哈利向那边看去,进来的似乎是一对双胞胎。两人看起来似乎也很惊讶,其中一个男生脖子上悬挂着的钥匙飘浮在空中,发出金色的光芒。

有点像金色飞贼。

哈利感觉到肩上重量一轻,原来是他追逐的那只鸽子飞向了那个男生。

戏剧由事件推动,事件由人物支撑。随着齿轮的增多并向不同方向发展,零件的崩溃来的就很快,而事件就会变得越发不可控制。

他莫名的却更注意双胞胎没发光的那一边。

砰地一声,原本缓慢变化的彼得突然简化了过程,直接从耗子变成了人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肤色较深的亚洲男生捡起手边的绳子绑住了他。

"不如我们上去喝杯红茶好好谈谈?"高个的混血这样说到。

"啊,好。"哈利有些呆愣地回答,扭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要我帮忙吗?"

两个成年人抬着那只耗子—地下室不小,但通道很窄,实在无法让他们几个人一起抬着彼得上楼。

双胞胎中看起来并不魔法的那一位扫视了他们一眼。

"好在房东太太今天外出。"

哈利听到他喃喃自语。

故事的开始,也许是一只猫头鹰,也许是一封信,也许是一只鸽子。这谁也不知道。

几人围坐在客厅,工藤身旁的火炉烧地旺盛。

"那么,几位小先生,如此复杂的故事,应该由谁来开场呢?"卢平发现自己竟然无法使用魔法,于是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富有亲和力,幸好他很擅长。"我叫莱姆斯·卢平,黑发的孩子是哈利,红发的孩子是罗恩,他们都是我的学生,至于小天狼星…"

"很不幸,工,柯南,他是我们养得那只狗。"服部压低了帽子,声音显得有些闷。

工藤难以置信地等着他,"你在开玩笑吗,埃勒里?"

"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白马举起自己的手机和怀表,然后又指着墙上的挂钟,"没有人注意到时间已经很久没走过了吗?总不可能一下子全都坏了吧。"

几个麻瓜下意识都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时间提醒装置—侦探总是时刻备着这些东西。

"我说的没错吧?"白马双手抱在胸前,翘着腿,加上他的眼睛形状锐利,这个姿势这让他看着有些高傲。

"约瑟夫在意时间在意到有些病态在这一次居然帮了我们呢。"黑羽舒服地靠在沙发背上,与摆着姿态的白马形成鲜明的对比。

白马身体微微前倾,嘴角提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这么说来,故事的开场交给马吕斯是最合适的不是吗?比如,为什么你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指引那孩子来的白鸽,"他朝哈利的方向看了一眼,"应该也是你的所有物对吧?"

工藤双腿蜷缩,双手合十,亲吻着指尖。

卢平这个姓氏…以及白马和黑羽临时取的英文名字…他和黑羽有私怨?变成人类的詹姆…都很在意啊。不过,今天白天的经历,就已经很打破他的唯物世界观了。

「排除一切的不可能,剩下的,就是真相。」

他借着检查时间的时候用手机给服部发了条短信。

服部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工藤看向正在争斗的黑羽和白马,有些出神的哈利,如出一辙盯着被绑着的男人的罗恩和…詹姆?好吧现在得叫小天狼星,给自己使眼色的服部,乐见其成的卢平。

以及,缺少一根手指的成年男性。

他回看着服部,示意他那个男人的方向,服部挑起右边的眉毛,而工藤点头。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有关他们的世界的,那一部分隐藏起得细节了。

黑羽白了白马一眼,"既然如此,那么就由我来开场吧。"

—黑羽的故事—

"我是一名日本高中生,叫我马吕斯就可以,学过一些魔术,此次是我母亲帮我联系了英国的魔术大师让我来学习而已。"才不是呢,其实是从老爸的遗物和遗言里发现的任务,但是他肯定不可能这么说的。

说了以假洋鬼子的发散思维肯定以后就更烦人了,而且那边那两个侦探也很麻烦。

侦探这种扰人清净吹毛求疵的评论家能远离一个是一个。

黑羽一脸无辜,尤其他长相和发型都偏向年幼,看起来比哈利都大不了多少,说谎这种事他简直是张口就来,一点也不违和,"下了飞机我先拉着行李去了趟西区,来都来了不去看音乐剧实在太可惜了,更幸运的是赶上了著名的《西贡小姐》。我记得当时是把鸽子寄存了,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出来之后鸽子却不见了。"

他怀里还抱着那只被怀疑成精的鸽子,手指划过鸽子的脊背。

黑羽向来是个浪漫的人,下了飞机带着行李去看音乐剧这种事发生在他身上似乎没有什么问题,白马想到。

"之后去了定好的旅店,在一个叫破釜酒吧的门口,我遇见了…"

黑羽转过头,以示自己的疑问。

他当然没错过服部平次管工藤新一叫柯南的事。

工藤无奈的看着他,"柯南。"

"哦,对,没错,我在那儿遇到了柯南。"黑羽放开鸽子,从怀里掏出一板巧克力,将一角塞进嘴里,"柯南在我们那边是有名人士呢,没有血缘关系也完全不相识的我经常会被问,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没想到就在那个时候这个钥匙亮了。"

"今天压力好大我要补充糖分了,剩下的你讲。"

黑羽继续啃着自己的巧克力。

—工藤的故事—

"…可还真会使唤人。"莫名被交了讲故事的任务的工藤忍不住抱怨道,坐正了身体。

"我在下午三点的时候寄出了一封信。然后于下午四点十二分到达查令街,在唱片行停留了五十一分钟。"他和哈利坐的沙发中间有几张黑胶。

哈利,坐在工藤的右手边,从两人之间的袋子里拿出一张看着上面的包装。"WOW,"他低声感叹道,"迈克尔·杰克逊的Dangerous,一年级的暑假我在达力那里见过一张。"

他有些痴迷的抚摸着唱片的包装,然后不好意思地缩回了手。

"迈克尔…"哈利右边的罗恩疑惑的看着他,"那是什么?"

"麻瓜世界的明星。"哈利轻声回到,"这是唱片,把它放到留声机里就能传出音乐。"

"这黑色的盘子能唱歌?"罗恩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这简直和你还有赫敏之前说的掉话一样神奇。"

"不是掉话,罗恩,是电话…"

"你要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柯南?(和他接触信时想象的不一样)插话到。"只要你有唱片机而且不会被你的表哥抢走。"

…他不会问柯南为什么猜出他有个不友好的表哥的。柯南很喜欢在这方面炫耀,如果问出为什么来十二英寸长的信纸他能写两张,字密密麻麻小得和蚂蚁一样。

别问他怎么知道的。

瞧他那幅写着快来问我的表情。好吧,现在他确定这就是他一个月以来的信友了。

工藤见他不肯问自己,撇了撇嘴,"五点半左右我在旁边的餐厅点了餐。饭后整理了一些原本打算寄给朋友的资料。七点十五,餐厅的电视播放了《最后的吸血鬼》的重播…"

"所以你就在餐厅蹭了一百分钟的福尔摩斯是吧你追了十年的剧居然还这么痴迷…"他听到服部嘟囔的声音。

无视了服部,工藤继续讲着自己不同寻常的一天。

说实话真的颠覆他的唯物世界观,现在除非返老还童药研制出来(非魔法意味),不然他再也不会不会震惊了。

"你能不能说重点,我有点等不了了。"据说是他们养得那条大狗的男人冷不丁说到。

黑羽深表赞同,侦探就是又爱绕圈子还要把每个细节都讲到。

工藤理直气壮,"我就是在说重点啊。坐下,詹姆。"

在卢平不可思议的眼神中,小天狼星由于不可抗力坐在了沙发上。

"九点,餐厅电视报道了一个消息。"

工藤换了一幅严肃的面孔。

"一个日本科学家成功实现了时空穿梭。"

"三个月前。"

"现在是正式发布。"

工藤十指交叉放在腿上,"于是在我出了餐厅,思考这件事的时候,在破釜酒吧的门口遇到了马吕斯,而他原本挂在胸前的钥匙,突然发出金色的光芒,指着破釜酒吧。"

"这不可能,"卢平斩钉截铁地说到,"破釜酒吧之前因为战争施了多层的混淆咒,麻瓜—就是你们这些不会魔法的人,是不可能看见的。"

工藤平静的说,"我从来这里的第一天起就能看到它。而我和马吕斯也进去看过了。"

"那面墙,"他勾起一个笑容,"通往另一个世界,对于我们来说的另一个世界,对吗?"

"汤姆再不靠谱怎么可能放你们两个明显不是巫师的人进去。"小天狼星不无讽刺地说到。

"更何况现在因为小天狼星,防卫应该更加严格才对。"卢平接到。

"事实上,我们真的进去过。"黑羽接话,他手上是一本书。

哈利认为他们说得是真的,那本书他在暑假时是见过的。

就在他曾经去买占卜课的教科书《拨开迷雾看未来》的时候,在一张小桌子上看到的书。

《死亡预兆:当你知道最坏的事即将到来的时候,你该怎么办?》

他当然是记得的。

那本书的封面有一只狗,差不多有熊那么大,两眼发光。

"可是你们哪儿弄来的金加隆?"

小天狼星瞪着他们说到。

—TBC—

杰瑞米·布雷特版福尔摩斯,电视播出时间是1984-1994,共七季

玩了个梗…轮到犬夜叉让别人坐下了(古早的梗)

顺便工藤的英文名设定是Conan不是Jimmy,所以服部就跟他一样取自他喜欢的小说家Ellery。白马和黑羽的英文名则取自福尔摩斯和亚森·罗宾(有时译作鲁邦)的原型JosephBell和MariusJacob。玩得另一个梗是悲惨世界也有个马吕斯,某种意义也算得上生存率之神

新一在意卢平的姓氏也是因为卢平和鲁邦/罗宾都写作Lupin